居士舍利
    ● 元音老人舍利
    无相密心中心法三祖元音大阿阇黎于今年(2000年)二月五日(农历正月初一)下午八点十五分坐脱立亡,享年九十六岁。






       阿阇黎圆寂前身体一直很好,生活起居一切如常,每天来请问佛法的人络绎不绝,阿阇黎总是有问必答,畅谈佛法,中气充沛,声音宏亮,小年夜即二月三日晚,照常洗淋浴,根本看不出要离世的样子,二月五日早上,阿阇黎与身边人讲:“我要回老家了”,身边人讲:“师父您不能走,我们都需要您,”师说:“一切皆幻,我并没有离开你们,要记住:‘来而非来,去也未去,值此来去,亦非来去。'”且当日还与来请法者灌顶加持。晚饭照常,根本看不出要圆寂的样子,饭后照例坐在平时一直座的椅子上,与身边人谈论佛法,教导应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体现佛法,约讲了四十五分钟左右,突然双眼向空中一望,似有所见,立即站起,然后慢慢坐下,一代人天共仰的真善知识安详舍报,以身示现了修行人往生时的潇洒自在、生死无碍的景象。舍报后数日,室内一直异香扑鼻,后遗体运往普陀山停放了六十天,火化当日(四月六日),未经通知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火化日期的全国及海外许多阿阇黎门下,为缅怀阿阇黎的功德伟业,怀着对阿阇黎的无比敬仰之心,不约而同地会聚在普陀山化身窑前,向阿阇黎遗体作最后的告别,当遗嘱执行者宣读完遗嘱时,异象出现,在聚集的众人头上出现了一座绿色莲花,天空中射下三道金光,一道金光直射人群中央,另二道金光分射两旁,覆盖了整个在场的人,莲花上并呈现出紫色光芒来回移动,摄像机当场摄下了这一奇异景象。火化时,在阿阇黎的胸口上还出现了莲花,在场的许多人皆目睹了这一火中奇境。多日来一直阴雨连绵不断的天气,这一天出奇的晴空,万里无云,火化后,天空上出现了龙凤祥云,在化身窑上空时而久久停住,时而来回移动,此奇境在数小时内有数次出现,每次出现时间皆较长,在万里无云的晴空中实是一幅美丽的奇景。第二天,捡舍利时,依然是万里无云的晴空中出现了非常广大的五彩圆光,圆光中间分射出四道金光,整个圆光内不断出现布满整个圆光的紫光、红光、蓝光、紫红等光,圆光中阿阇黎端坐于莲花之上,此瑞相持续有四十分钟之久,摄像机同样也摄下了这一奇异瑞相,留下了足以使人产生坚强信心和弥足珍贵的资料,如果说火化那天在众人头上出现的莲花及空中射下的三道金光是对在场众人的加持,而此时广大的圆光及布满圆光的各色彩光和庄严的阿阇黎圣像,则预示着阿阇黎一系传承的法门将更加辉耀腾达,光照大千。当时在场所有捡舍利的人见此瑞相,皆对阿阇黎生起了无比的感恩心,一致发愿要更加努力地修行以报师恩,许多局外人士见此景象皆赞叹称奇,发愿修学无上佛道,当日捡得许多舍利及舍利花。

       阿阇黎早于一九八九年即欲离世,后经众弟子苦苦哀求而答应继续住世。五年前,某居士偶而问起阿阇黎何时舍报时,阿阇黎即说:“二○○○年”,去年,阿阇黎即预立遗嘱,为避免惊扰众弟子及出现不必要的麻烦,故仅让数位亲近弟子知晓,以讨论善后事宜,亲近弟子苦劝阿阇黎住世,阿阇黎云:“有生必有灭,佛尚且如此,吾化缘将毕,但吾不会与大家离开的,师公,师祖也在时时加持着修法弟子,”于圆寂前一日对大家说:我始终劝大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为大家作一个榜样,我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说毕,随即大声念往生咒,圆寂前数日接待问法弟子时,皆隐说即要离世之意,但身体一直很好,弟子皆未曾体会到,过后回想始悟是如此,有的虽体会到,但不敢问。普陀山某法师来阿阇黎问法,本于初一当天即回去,阿阇黎破例嘱其稍待一日,并说:“回去时带些东西,代向妙善大和尚问好”,后来,阿阇黎于当日圆寂,遗体能停放一段时日(遗嘱规定)于普陀山,皆此法师所办及经妙善大和尚同意,否则,遗体欲停放一段时日而不惊动全国各弟子,是很难办的,此实是阿阇黎的善巧安排也。(阿阇黎八十年代初曾于普陀山为老和尚们讲经,故与妙善大和尚相识。妙老也与当月二十二日圆寂。)

       远在山东的的某居士,于腊月廿七打电话给阿阇黎,要求来沪照顾老人,阿阇黎告说:“还有这个必要吗?”该居士想,以前也有几次要求照顾阿阇黎,但阿阇黎总是说:“你家里人也需要你,我还行,”而此次回答及声调却不同寻常,二日后即梦见一座坟墓,坟墓上显现一“元”字,后想想阿阇黎前二天的回答及梦境,觉得蹊跷,赶到上海,阿阇黎已圆寂了。全国各地受法弟子早于阿阇黎往生前,有许多人皆得到阿阇黎即将离世的梦兆,故常有人突然打电话问候阿阇黎近况,但又不能直言不讳讲明梦兆,事后讲起,都有不可思议的感觉,此诚阿阇黎殊胜功德力之所加持。
       阿阇黎年青时即随天台宗大德兴慈老法师习台教,继又随范古农老居士学习唯识,后随华严座主应慈老和尚学华严,习法界观,最后依无相密心中心法第二祖王骧陆阿阇黎修心中心法,彻悟心要得大成就,于一九五八年接任心中心法第三祖位。后隐居沪滨数十年,弃绝名利,融通净密,随机施教,默默耕耘,毁誉不动。十年浩劫期间,阿阇黎因传法授徒遭受种种诽谤而被隔离审查二年有半。浩劫后,恢复了宗教信仰自由,阿阇黎已七十有六,但阿阇黎有感于众生痛苦,不明宇宙人生的真相,认幻有为实有,执着难舍,由此而轮回不息无有出期;且许多学佛者也在名相堆里死钻而出不来,执指为月,于降伏烦恼无济于事,有志于实修解脱者,也因不明真理而盲修瞎炼,唐丧光阴,甚至走火入魔,有鉴于此,阿阇黎出而大声疾呼明心见性之重要,此实乃了生脱死之关键,众生唯有识自本心,见自本性,回复本来,才能出离生死苦海,此实不论何宗何派,皆不能逾于此,即如三根普被之净土宗,待生到西方后,亦要“花开见佛”才能“悟无生”,所谓“花开见佛”,即心花开而见自性佛也,这岂不是明心见性的异名词吗?!